Home 学院简介 院长的话
院长的话 打印

亲爱的,我曾经迫切地想写信给你们,论到我们共享的救恩;现在我更觉得必须写信劝勉你们,要竭力维护从前一次就全交给了圣徒的信仰。(犹大书3)

 

一瞥教室的情况

参与教导事奉的初期,我被安排教导基督教教义这门课。当时班上坐满了四十来位来自八九个国家的学生。他们的文化与教会宗派极其不同,有长老宗、浸信会、卫理宗、信义宗、圣公宗、神召会及独立教会等。

有的学生来自“创启国家”。他们的教会过去由宣教机构创立,大多没有强烈的宗派传统。不过,这类教会一般上持守某种神学立场,如路德神学、加尔文神学、亚米念神学及五旬宗神学等。

因此,教导任何课题时,我都面对不同的传统与教义,如:可否施行婴儿洗礼?可否开放圣餐给未受洗的信徒?圣餐可否含酒精?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前千禧年或无千禧年?圣经无误论?福音布道或社会关怀?讲道应是基督中心抑或神学解经?

资讯时代的挑战

在班上,我重申我们当持守基督教的正统,是教会传承下来整全的圣经教导。正统之信要求一颗敬拜活神的心灵、 爱神爱人的灵魂、专注学习神话语的心思以及面对不同教义的立场或争论有着清醒明晰的判断力。

为此,我挑战同学做更深入的反思。难道这时代的信徒不正是需要学习圣经真道,吸取圣经的智慧与基督徒的世界观,从而辨别各种冲突的思想吗?这岂不是神学思考能以服事这一代,并传福音给失落灵魂的最佳良机?

面对教义的冲突

然而,我也必须面对教室内的现实。如何帮助同学去理解不同解经、或教义立场、或因历史文化的特殊处境而产生的信仰实践,从而解决它们之间的冲突?教师是否应该为同学决定什么是当信或当做的? 作为神学教育者,我不断寻求训练牧者和学者更好的方式,以致可以回应社会与教会所面对的课题。我恐怕一时难有简单的答案或便利的方案。

任何辩论都有触发人事摩擦的危险。若神学教育学府无法有效地在教室中解决争论,我们岂能奢望同学们在未来服事的教会或机构中化解冲突?可见,我们需要正面地处理不同的意见或立场,也借此积极引导同学认识真理与克服矛盾的态度。

正统信仰的轮廓

我以犹大书3节“要竭力维护从前一次就全交给了圣徒的信仰”来阐明这点。犹大提及的“信仰”指的是什么?就是我们宣告为真教义,那有关得救的真理(正信),也是指导我们对上帝有至深的渴望(正情),更体现于我们在群体中与他人相处的言行(正行)。我们在第4节看见这三方面:

因为有人已经混进你们中间,他们就是早被判定受刑的不敬虔的人。这些人把我们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借口,并且否认独一的主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假教师否定正信,不持守神的恩典,否认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们也违反正情,歪曲恩典而放纵情欲。他们亦背离正行,正如犹大在下文5至16节阐述的异端教导、不敬不虔及道德败坏的情况。

为教会做教导

上述对于课堂教学有何意义?容许我分享过去教学不力之中所体会到的一些心得。教师应做到以下五点

  • 首先,引导同学欣赏与确认他们的宗派或教会传统之正统性。
  • 第二,鼓励同学去认识和尊重其他的传统。
  • 第三,帮助同学借正确解经去深思和掌握正统之信。
  • 第四,以整全的圣经教导来指引学生。
  • 最后,以正情与正行体现正信。

要持守正信委实不易。但为了上帝给我们与他人的救恩,需要我们一生努力去守护它,就是借着对神至深的爱,以致专注学习神的道,并在生活大小事上遵行神的旨意。


 

思考问题:

  1. 你的教会传统如何体现其正信于正情和正行?
  2. 你如何权衡与自身不同的教会传统?